澳门星际现金赌场

散文:遇见爱情,遇见美!

导读 : LISTEN听你是否也曾遇见过一个人,从此便放在了心上,无人问起,也不曾与何人说过,可那人就在那里,从未离开。好像所有故事的开端,都是从遇见开始的,作为一切的伊...


LISTEN听

你是否也曾遇见过一个人,从此便放在了心上,无人问起,也不曾与何人说过,可那人就在那里,从未离开。

好像所有故事的开端,都是从遇见开始的,作为一切的伊始,人们总习惯于把它描绘得唯美而动人。

听,涉水而来,吟的便是那首《蒹葭》:

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

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

溯洄从之,道阻且长。

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央。

 

写得无外乎是男子遇见心仪的姑娘却所求不得,有丝丝的愁丝缭绕于心头,很简单直白的故事,却在人们的心里把这份婉约柔美传承了千年。这是份多美的遇见,那个宛在水中央的女子,只有个徐徐的影子,忽远忽近,心思一直追随她而去,却始终不得亲近。想来她定是个极美的女子,虽然并未对她有点滴的容貌描述,身姿绰约,眉眼即使说不上精致,但定也是温润清丽的,即使布衣荆钗,未施粉黛,只周身的气韵,便已美得不可方物。

 

 

 

初遇,听起来就是个极美的字眼,有股子轻柔婉约的味道,如花开三月江南,一路的桃花灼灼。陌上打马的少年踏着达达的马蹄自江南而过,东风不来,三月的柳絮不飞,是温暖而细腻的,风吹得温软,深巷的杏花也开得明媚静好,手执油伞的姑娘只回眸的一眼便入了少年的心,最是明媚少年心呐,可终究不是归人,不过是个过客。一次美丽的邂逅过后,谁都不是谁的归宿,依稀残梦里,或许还能忆起记忆里那袭飞扬的裙裾和含羞的眉眼。而那姑娘,可能也是有过动心的吧,自他离开,小小的心便如小小的寂寞的城,你是我今生最美的遇见,一个最美的错误。

DREAM梦

有这么一种遇见,叫一眼万年,有一种心动,一旦开始就覆水难收

后来,关于你的故事我再也不曾听说,我也成了你人生里匆匆一笔的注脚,惊鸿一面,终究还是错过。你和我,终是成了路人。

从此,山水不相逢。

 

LEAVE离

这些美,或许只存在于千年前那个简单而平实的年代,存在于年少时候臆想的浪漫情怀中,终究是隔得太远,看不真切,如云中月,雾里花。过了用耳朵听爱情的年纪,那些刻在骨子里的承诺,被时间慢慢改写成了爱过,算是懂得了那句“人生若只如初见”的意味。十几岁读饮水词的时候,无论是少年情事,还是羁旅之思,还是到后来的血泪斑驳,觉其美,觉其泪,满满的心疼,甚至说出了嫁人定嫁纳兰君的口号,那般的深情痴绝的男子,今生能遇一个,便已是此生无憾了。

如今觉得当初的自己确实是过于浅薄了,那些看起来凄绝文字里,除却外面包裹的情意外,是我当初没读懂的风骨和内敛的精魂。

人生若只如初见,轻轻的一句叹息,清空无话,我向来是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之类的故事的,或许会有初见惊艳的人出现,再见却未必了,甚至很恶毒的说,那时惊艳不过是因为市面见得太少,其实很不愿意用这么刻薄的心思去看待生命中曾经感觉到的美好,是啊,经历的太多尘埃的心,是不会再有当初的清澈干净了。

你最美的遇见是什么?有些人的遇见在天上,皎皎银河,灿烂星汉,飘渺唯美得就像个神话,其实也本就是个神话。少游说,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胜却人间无数!也只得叹一句: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!见或是不见,都是万世悲凉。有些人的遇见在人间,被醒莫惊春睡重,赌书消得泼茶香,梦眼朦胧间看到她浅笑靠近的脸,逆光中,看得清脸上极细的绒毛,终是觉着安心的。最后叹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!见?要怎么相见?黄泉碧落若是有还好,否则连自欺欺人都寻不到借口,又或是没有,都是万世哀怆。

我最美的相遇该还是在那个遥远的江边小城,那个十六七岁情愫稍稍的年纪。那时候的遇见就像是夏日里的大雨,早些或是晚些,总是要来的,来得酣畅淋漓,最后我却一病不起。

那些关于年少的遇见和故事,大多都是猝不及防的,像一夜而开的梨花,还没察觉就已经盛开得满枝满树。年少的故事,也总是让人悲伤和回味的,梨花也总是在春光最盛的时候凋零。春情只到梨花薄,片片催零落,花事已了,似梦无痕 。承诺啊,且当作童言无忌,终是轻狂做不得数的。只是后来人海里会多看的人都像他,也留起了长发。

时常会想起小城里那棵梨树,春天快了,花开也不远了,我也要回家了,花开了,你来么?

END


上一篇: 高山流水觅知音
下一篇: 笑泪
隐藏边栏